信息中心

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史海钩沉|困牛山悲壮激战
时间:2021年01月19日 信息来源:贵州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作者:沿河自治县纪委县监委 浏览量:
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史海钩沉|困牛山悲壮激战

图为困牛山红军壮举纪念碑

1934年10月,为打破敌人10余日的围追堵截,红十八师五十二团800余人在师长龙云和团长田海清率领下,担负起掩护红六军团主力突围的重任,继而,与湘黔之围敌和地方民团激战,发生了悲壮的困牛山战斗。

10月15日,红六军团主力过跳蹲河进入石阡的川岩坝,沿桐梓坪、川硐、十二山梁子、朱家坝一线前行,准备宿营板桥,拟渡石阡河去印江与红三军会合。前卫五十二团行进至板桥附件即遇敌阻,速据守茅坝,与驻守板桥的黔敌李成章部和湘敌第五十五旅刘建文团交战。主力则夜宿龙塘的朱家坝、董家槽、核桃湾、甘家寨一带,并设警于十二山梁子的螃蟹井、潘家沟等处。黔敌万式炯部和独立第三十二旅胡达部分别由龙洞和石阡县城前往龙塘围堵,黔敌王天锡第五、六、十三团和柏辉章部也赶赴龙塘拦截,红军陷入了湘黔敌军和地方民团包围之中。红六军团决定突围南撤葛荣再进甘溪,跨过石镇大道出石阡。令担任前卫的红十八师五十二团改为后卫,师长龙云和团长田海清率五十二团800余人承担掩护任务,阻击敌人。

10月16日拂晓,金国礼等带路,军团主力从朱家坝南撤,沿核桃湾、关口、晏家湾、柏杨寨、二塘、葛荣一线前进,17日重抵甘溪。后卫五十二团在朱家坝一带完成掩护任务后,也向葛荣、甘溪方向转移,跟进军团主力。16日中午,行至地处十字路口的关口大田处,遭到增援的湘黔敌军迫击炮、机枪的猛烈攻击以及民团的穿插伏击,截断了五十二团同军团主力的通道。此时,军团主力刚过,相距仅约2里。为拖住敌军,保证军团主力顺利南撤,红五十二团作出了暴露自己,牵制敌人,掩护主力的决策,在突破关口后立即改道向西去川岩坝困牛山的大路,成功地将大部敌军引向了困牛山。

红五十二团突破关口,兵分三路:一路(30多人)沿主力方向前进;一路(大部分)经十二山梁子、楠木窝、孙家山等处上困牛山;一路经鄢家菁、溜沙坡、十二山梁子、老鹰沟、川岩沟、红籽坳、干河沟、水井坡等上困牛山。在关口大田被截断的另一部分红军,退回核桃湾后,部分沿思南塘头的大路前进,部分翻过螃蟹井,与设警于螃蟹井和潘家沟的红军一起,经老鹰沟从川岩坝上困牛山。几路红军上困牛山后,沿山梁子向西南方向前进,准备走老君山、晏家湾去葛荣跟上军团主力。

红五十二团在关口大田突破堵截,改走困牛山后,湘敌唐伯寅、胡达部以及龙塘民团以为发现主力,紧追不舍,前敌柏辉章、王天锡部也分别在晏家湾、甘溪槽一线拦截,思南三间地周光荣民团赶去熊洞坡,凭借黑滩河峡谷阻击红军。这样,围追堵截之敌全被红五十二团拖住,400余名红军陷入了困牛山重围。

困牛山一面临河,两面悬崖峡谷,四周高山包围,地形险恶。是川岩坝南去晏家湾到葛荣、白沙的必经之地。由于地形不熟,途中部分红军误食桐油拉肚子,又怕误伤被裹胁在敌军中的百姓,致使红军不便展开战斗。师长龙云带200多红军战士从陡壁荆丛中逐个下营盘垴到三步跳,顺河沟突围,当夜在蒙人湾和老君山半山腰宿营。断后的100多名红军在鼎罐堡展开阻击战,敌人不断向红军下压,16日下午约4时,在虎井沟约500米长一段,红军寡不敌众,许多战士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宁愿殉难,不愿当俘虏,集体跳崖,壮烈牺牲。红五十二团团长田海清在激战中阵亡。有20余名红军趁夜色突围,分别经谢家坡、干田湾、观音寺等地去晏家湾,朝军团主力方向前行。

红五十二团在困牛山与敌激战中“冲锋十余次,全用肉搏”,场面惨烈,“战士们英勇顽强,与敌奋战几昼夜,终因众寡悬殊,最后弹尽粮绝,失败(未能打退敌人)”。从全局上看,虽然全团“浴血奋战三昼夜,终因敌众我寡,弹尽粮绝,受到了惨重损失。”但拖住了大部围追堵截之敌,确保了红六军团主力南撤途中安全,转移成功,得以前行至印江与红三军胜利会师。困牛山战斗是红六军团长征史上悲壮的战斗之一,红军战士集体跳崖壮举,惊天地,泣鬼神,是中国工农红军为革命英勇牺牲的一块不朽的丰碑。(沿河自治县纪委监委)


分享到:5